Rain的随记

楼诚以及衍生。
切莫装逼,虚度光阴。

男友押了德国
我本来也想跟着,结果不小心弄成了墨西哥
我可能是全场最大赢家

王先生真的很好看了

方小鹿:

尽管已经太熟悉你的五官和一颦一笑,
但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
我还是觉得我被一道光电击中了。

王先生,你是一声来自云天之上的鹤鸣。

1950.6.25-2018.4.27???

我很少掩饰自己的喜恶。也因此导致了再无论怎样的社交环境下都很难找到朋友。但是我依旧找到了,我依旧活着。

尘唐:

我心里蔓延着浓稠的恶意,毒怨和诅咒
竭尽全力才把它们密封在身体里

我的大学

一颗柠檬多少坑:

今天下起了大雨,我坐在沙发上,看到窗外浓密的花树。我喜爱夏季的大雨。这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在我十六岁那一年,有一天就是在这样的大雨里,我开始了我学习生涯里又一次的抗争,告诉我父母我拒绝再去高中,也不会去读大学。他们轻易地同意了,留我自己承受我的选择带来的惶恐。我坐在书房的椅子里,就着台灯昏黄的光线,面对着黑暗中的雨声。那雨声汹涌而至,连绵不绝,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今天的雨水让我想起好多我那终究去读了的大学的记忆。我都不知道我还记得。虽然它们只是前几年里发生的事。但在这过去的两年里我的思想和生活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它们对我来说已经恍如隔世了。


我想...

你又不制裁俄罗斯就光玩儿命炸叙利亚。意义何在?
我们教授今天上课和我们骂了两个小时的街。

沉疴

我是学国际关系的,concentration是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但是坦白来讲,当我男朋友问我:“叙利亚政府真的用生化武器了吗?这次的空袭会有用吗?美国和俄罗斯还有可能在叙利亚问题上进行谈判吗?”等等一串问题的时候,我只能勉强笑笑说自己白学了。我学的理论、历史、谈判方式和种种,在接二连三的军事行动前苍白无力。

我不知道生化武器是不是真的,因为他们各执一词。如果按照美英法的说法,那么确实有生化武器(沙林毒气,chlorine)之前的袭击中有人出现了相应的症状。如果按照另一些人的说法,那么生化武器是美国和其他叛军捏造出来的。我觉得很大程度上空袭没有用处,之前也空...

最近的一则对话

教授:“Why not Columbia graduate school? You’ll have a better chance.” 为啥不考虑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生院?你机会(比从外校申请的)更大。
我:“I can’t afford living in New York City.” (我在纽约只能吃土)
教授:“Fair.” 有道理。

又是一年Ivy Day,几家欢喜几家愁。
说实话我曾经真的以为进了常青藤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事实上,选择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的后果就是,真的找不到工作了。
我觉得我大概要回国教SAT了。

我一直不大喜欢上海,毕竟我个北京人。但是今天!我真的是要给上海跪下了!!!风水宝地!!!真的!!!祝你们幸福!!!

1 / 31

© Rain的随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