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的随记

楼诚以及衍生。
切莫装逼,虚度光阴。

【凌李】【上海卷】我预测到企鹅与狮子看对眼了

真可爱!!!

中二病之后可以成精🌸:

OOC严重x3
认真你就输了x3
真的不要认真想,我一认真想,我感觉可能会被骂。




 @Rain的随记 给你的生贺⁄(⁄ ⁄ ⁄ω⁄ ⁄ ⁄)⁄


梗来自于 @米修-you 

——
1.
大家好,我是小神仙桃建国,说实话我在仙界也是鼎鼎有名,谁不知道我桃建国是谁。
与魔界大王白夜大战三百回合,最后把魔界大王攻略了才让仙魔大战停止。
被仙帝颁了一个“敢于献身”奖,由此得名。
你也有可能会问按照正确套路,不是要打入凡界然后这样那样吗?
战争面前谁还管这个啊!谁能停战谁就是英雄。
撤回话题。
大家好,我是小神仙桃建国,我是月老后人,主要负责连婚姻线之类的。
然后我今天错手把两个男的线连了起来。
这两个男的,还都是老妖怪。
就很尴尬…

2.
妖界,一只小狮子把爪子搭在一只白猫身上,“我去人界逛逛,不用担心我。”
不等简瑶回复,小狮子已经穿过了时空门,只留白猫一人。
“谁要担心你啊。”
话怎么说,白猫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担心,叹了一口气就走了。
另一条路走来了一只企鹅团子,躲在树林里的桃建国,看的都呆住了。
这个企鹅团子叫凌远,小狮子叫李熏然。凌远和李熏然就是把她错手连成夫妻线的人。
命运真的是个神奇的东西,凌远本来根本不会踏入人界,现在因为她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幸好她是月老后人,自带预测未来仙术,她能帮就帮不要让事情变得太出乎意料。

3.
人界
李熏然一出时空门就化成了人类,时空门安放在某大楼的天台,李熏然一出来就把x市的风景收入眼底,“这就是人界啊。”
“李熏然。”
季白戴了副太阳眼镜走了过来,是李熏然的哥哥在几百年前就离开妖界来到了人界。
这次听说李熏然要来人界就立马赶了过来。
“哥,你这几年…真是黑了不少。”
“李熏然,你现在还有机会会妖界,参加爸妈的相亲派对。”
“别别别,哥我们走吧。”

4.
季白冷哼一声,就带走李熏然离开了大楼。
李熏然刚离开不久,一只企鹅伸出了一个小头,瞧了瞧周围,发现没人才变成人走了出来。
凌远没有停留就走了,跟着后面的桃建国,等了几分钟才跑了出来,他看着这个全新的世界,“自作孽不可活啊。”
桃建国是小神仙,她无需像人类那样,需要食物等。她可以一晚上不睡觉,一天不进食。
桃建国从大楼上看下去,正巧看到季白和李熏然出了大楼。
李熏然一脸傻样,手足无措的跟着季白,像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桃建国在上面都看到他僵硬的步伐。
习惯了四只脚走路,一下子两只脚走路还是会有点不适应。
桃建国摸了摸下巴,慢悠悠的从大楼上面飘了下去。
刚接触到地面,凌远就走了出来,知道他是企鹅的都会惊讶他怎么会那么像人类,连她这个小神仙都怀疑凌远曾经来过人界。
桃建国看了一会儿凌远,就把视线转向了李熏然,他预测李熏然在下一秒会摔倒,凌远把李熏然扶了起来,在那一刻两人对上了眼,才开始他们的命运。

5.
果真李熏然一紧张踩到了季白的鞋,季白还没说什么,李熏然就倒在了地上。
被踩到的季白:碰…碰瓷?
“你没事吧?”凌远当时就在李熏然身后不远处,被他的摔倒也是吓的一抖,但他还是没忍住走了过去问道。
李熏然正求助的看着季白,被突然出现的凌远也是愣了几秒后才结结巴巴的说,“没…没事,那个…把我扶起来好吗?”
凌远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出于礼貌他憋住了笑意把李熏然拉了起来。
李熏然没站稳一下摔在了凌远身上。
两个人贴的很近,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极大的兴趣。
“我叫李熏然,你好。”
“凌远。”
李熏然默念了这个名字几遍,突然对着身后看傻眼的季白喊道,“哥,我们不是要去吃饭吗?拉上他一起吧。”
“什…这位先生要与我们一起吗?”季白看着李熏然那炙热的眼神傻子也知道什么意思,不过看这人也是一正人君子,他也就稍微的帮一些小忙。
“我正好也要去吃饭,一起吧。”

6.
季白一行人走的极慢,也是因为李熏然还没适应,凌远配合着李熏然的速度行走,季白被迫慢下脚步。
桃建国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去吃饭,她预料得到,李熏然和凌远相互交换了微信,李熏然的微信是季白的,这还能说得过去,那凌远拿来的手机和微信。
难道他把凌远的命从头到尾的改掉了?
次日一早,桃建国在凌远家的沙发上醒过来,她因为好奇就跟着凌远回了家。
不过这几天下来,她都没有发现什么奇怪,李熏然也没有来找凌远,只是与他微信联系。
“你还要在我家待到什么时候?”
凌远突然出声,吓了桃建国一跳,看看周围好像就她一个人,“你…在跟我说话?”
“还有谁吗?”
桃建国面露惊色,“你看得见我?”
“白夜是把你养傻了吗?还没生孩子就傻了,可惜了那脸。”
“那我跟着你的这几天?”
“都看得见啊。”凌远端着茶坐在了她的旁边继续说道,“简单来说,我知道你把我的命运给改了,应该说给我换了个老婆。”
“我去你这都知道。”
“怎么说呢,我还要感谢你,我十分不喜欢那个女的,而你这次给我换的,很满意。”

7.
桃建国呆愣着走出了凌远的家,她刚刚是被一只企鹅嘲笑了吗?现在企鹅都那么强了吗。
“不是他太强,是你太傻。”
突然出现熟悉的声音,桃建国都不用抬头看就知道是白夜,窝到他怀里,“你居然也说我傻,离婚!”
“离啊,再结婚,还能再度一次蜜月。”
“为什么凌远能知道啊?”
“傻瓜,你一出现他就什么都猜得到了,你犯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回宫,不玩了。”

8.
李熏然借着季白的手机跟着凌远聊了几天,越发喜欢这个男的。
看对眼了就要去追,这个是简瑶告诉他的,现在她小日子过的可幸福。
拿着季白给他买的手机,打给了凌远。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喂?”
“凌远,我是李熏然。”
“知道,怎么了?”
“我想约你出来玩。”
“好啊。”
李熏然报了一下时间地址就挂断了电话,刚刚那淡定的样子一下子打破,在房间里乱蹦着。
季白被他吵醒,打开房间就看到这幕。
季白:狮子发疯了?

9.
再次之前白夜正陪着她的老婆桃建国吃蛋糕,看她老婆那个表情就知道不开心极了。
“真要回去?”
“哼。”
“下面的事情你还没有看呢?”
“今天李熏然约了凌远出来玩,晚上李熏然表了白,凌远接受了。一个星期后他们同居了。”
这速度比她说老婆还快吧,白夜在心里想到。
“那两个妖怪怎么相处?”
“哼凌远没想到的是李熏然也是妖怪,两个妖怪每年都会把自己稍微变老些,等到几十年后,哼他们才知道对方是妖怪。”
“这剧情我们还是回家吧。”
“不回去!我要看他两慢慢变老的样子。”
最后白夜之好陪着她自己的老婆留在人界。

【真建国:自己娶的必须忍着的哦。】

10.
晚上,凌远和李熏然漫步在公园的小道上,周围没有什么人,李熏然转过身拉住了凌远,“凌远,我朋友说看对眼了就要追。”
“嗯。”
“我想追你。”
“不用追了,我也喜欢你。”
桃建国在树上看的激动地拉着白夜,“他们在一起了啊啊好开心!”
白夜很想嫌弃的看一眼她老婆,但她不敢啊。
“好了都表白完了,我们走吧。”
“嗯嗯,不过你记得几十年来陪我看戏。”

11.
凌远开着车来到了季白的住处,今天他要和李熏然同居了,说实话真的很紧张,别看他面色震惊,他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
李熏然领着一个小箱子跑了下来,楼上季白叹了一口气,嫁出去的弟,泼出去的水,李熏然刚刚都不理他。
“我来啦。”
“嗯。”
“想我不?”
凌远把人拉过来亲了一口,“想。”
在楼上的季白啪一的下拉上了窗。
季白:我此生再也没有这个弟弟。

12.
李熏然不是第一次来到凌远的家,没有过多的表情,把行李一丢,就躺在凌远的床上,“小凌子,给我倒杯水来。”
“蔗。”
凌远端着水进了卧房,“亲一口就把水给你。”
“小凌子以下犯上,不过我挺喜欢。”
有了李熏然的亲亲,凌远心甘情愿的整理起了李熏然的行李。
李熏然行李不多,就几件衣服,和一些必备用品。
他和李熏然的幸福生活即将开始,不过李熏然是人类,只能活那么几年,希望我下辈子还能找到你。
凌远不知道,他的爱人李熏然也是那么想的。难怪说恋爱中的人都是傻瓜,妖怪也不例外。

13.
几十年后,桃建国踢了踢身边熟睡的白夜,“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啊?”
“没什么啊老婆,我很困。”
“哦好吧继续睡。”
“嗯。”

人界
凌远和李熏然老了不少,可奇怪的是,凌远和李熏然现在都是上百岁,人类怎么会活那么长?
“凌远,我是妖。”
“我也是妖。”
“你怎么不早说。”李熏然惊呼道。
“你怎么不早说。”
两个人都哭笑不得,李熏然化做一只狮子,蹲坐在凌远面前。
凌远摸了摸狮子的毛,“我是只企鹅。”
语毕,凌远就变成了一只黑白相间的企鹅,狮子把企鹅举了起来,然后塞进了怀里。
凌远:李熏然我知道你在笑。

The End

评论(1)
热度(138)

© Rain的随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