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的随记

楼诚以及衍生。
切莫装逼,虚度光阴。

【启副】枪声 2

前文: 1


战争时期,最珍贵的就是风平浪静的日子。不过在张启山看来,越是看似波澜不惊,就越是波涛汹涌。


果不其然。


陆建勋派来一波人刺杀张副官没能得逞,心里觉得有口恶气咽不下去,不依不饶下去。


张日山去集市买些布料,被人一路跟踪,幸亏路上看到八爷,八爷举着个杆子,不言不语带了一副墨镜,撇了一眼张日山。


“我不想见佛爷!”


“有人跟着我,大概七八个。”


齐铁嘴这个人虽然平时不着调,嘴上没有把门的,但是事实上鬼点子很多。他假装摔倒在地上,然后不依不饶地指着张日山:“都是你!把我撞倒了,不送我去医馆我就去官府告你!”


这世道还哪里有什么公平正义,不过都是为了利益争吵。很久没有见过纠纷和口角的路过的人围得越来越多,张日山只好假装赔不是,“是,我这出门着急也没带够银子,不如我带你去我住处,我一定把你的伤看好。”


八爷夸张的一瘸一拐地和张日山坐上了一辆黄包车。


到了张府门口,正好碰到佛爷出门,见到自己的副官和八爷一起回来不由觉得奇怪。询问过后,面色沉得像是要滴出水来,一言不发。


八爷看形势不对,连忙找了个借口溜走。


张日山觉得被佛爷等得睁不开眼,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佛也不问,他也不说,就死死地盯着地板。


“上车,”张启山几乎是把张日山拽进了驾驶座,自己拉开了后座, “去政府。”


张日山从后视镜看过去,只见张启山翘着二郎腿,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一路小心翼翼的开着汽车,却猛得刹车,张启山闭眼养神被打断,睁眼看到一群群学生举着牌子,正在游行。


“佛爷,我们绕道吧?”


“他们在反对什么?”


“长沙一中学生响应“一二·九”学生运动,佛爷。”


“哦——绕道吧。”


“是,佛爷。”


好不容易到了政府,张日山本来想去泡杯茶,却被拦住了。


“我有些事情问你。”


“是。”


“今天有人跟踪你?”


“是,大概七八个陆建勋身边的人。”


“有劫持你的可能吗?”


“不清楚。”


“他们有枪吗?”


是了!这七八个今天追着他的人,哪一个都没有枪,陆建勋今天的目的不是杀死他,是想把他绑回去。这也就是为什么陆建勋派了这么多人来,若是暗杀,他早就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了。


“没有,佛爷。”


“所以你有生命危险吗?”


“没有,佛爷。”


“我之前是否和你说过,如果他的人想借机拉拢你,就应承下来,为什么不和他们走?”


“...”


“贴出布告,张佛爷在找一个新的副官,有意者可以找你问详细的内容。”


“大少爷?”张日山的话里已经带了一些哭腔。张启山不由得觉得自己不清不楚不解释实在不妥。


“现在只有我们闹掰,才能让陆建勋相信你的话了。你机灵点——保护好自己。”


张日山听了这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过了许久突然敬了一个军礼,两脚并拢,挺胸收腹,还是当初在东北的时候最常用来开玩笑的方式。张启山哭笑不得,刚才紧绷出来的严肃一下子消失全无。


“真拿你没办法,下次做事再不动脑子我可真把你赶出去了!”


“哥才不会呢。”


称呼变得亲密起来,仿佛之前的误会已经消除。


有种新的什么东西在两人之间悄悄发生。



评论
热度(25)

© Rain的随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