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的随记

楼诚以及衍生。
切莫装逼,虚度光阴。

【楼诚及衍生】期待与想念

cp为杜方楼诚凌李谭赵。

一点小感慨和很多的爱。

——————————————————————————————————

“您最期待您爱人说出哪句话?为什么?”


杜见锋,国民党旅长。


“他一直以来是一个非常内敛的人,我是个豪爽的人,原来总觉得他这个人做事磨磨唧唧,没完没了,后来才懂,那也是一份耐心和谨慎。我大约比较期待他能明明白白的表达他对老子的喜欢,别总跟个没出嫁的黄花闺女一样扭扭捏捏,都是大老爷们儿,做事儿得果断点。”


方孟韦,北平警备总司令部侦缉处副处长。


“希望他说,我对于他很重要,他喜欢我是因为我的性格,是因为看上我的人品,不因为长相。他总给我一种他既嫌弃我还瞧不上我的错觉,不过主要是因为他没什么文化,不会委婉的表达,我都懂。”


明楼,中共上海地下党党员。


“嗯,他其实一直没有很正面的回应我们的感情。我一直觉得他有点半推半就似的。好像喜欢,又好像很含蓄的推开我。我们住在一个屋子里,半年了,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通通没发生。我又觉得任务太危险,怕他真的陷入感情,难以自拔反而影响他的判断。希望他说他会好好活着,不畏风险。”


明诚,青瓷。


“不敢爱他,所以把自己处于一个非常被动的地位上,也不知道算是怎么回事。不知道希望他有什么保证或是说甜言蜜语,希望他答应我少吃阿司匹林,不熬夜,能不操心的事情就别太八面玲珑。可是除了我,他也没有别的地方释放压力,没有一个靠得住的人,背后就是万丈悬崖,哪能有片刻走神?”


凌远,第一医院院长。


“我其实不愿意他出任务,太危险。而且很多时候伤害他的不是犯罪分子,是网民。大家对警察有太多太多的误解,以一个警察的失误以偏概全的把枪口对准所有警察。他们立了功是义务,出了错是十恶不赦,这种双重标准把熏然弄的很感性,很崩溃。我希望他有一天能骄傲的告诉我,他希望以后还能成为人民警察。他其实很享受做警察,只是确实有时候太辛苦,得不偿失,很无奈吧。”


李熏然,刑警大队副队长。


“期待他说,今天晚上吃酸汤鱼。哦?要感人一点的?期待他说,熏然,我带你去吃铁板烧自助。诶,记者你别走啊,还带我去吃冰激凌火锅披萨燃面,反正老凌带我去吃,我都爱吃。”


谭宗明,晟煊集团总裁。


“期待他说,能不能帮我个忙。因为启平太独立了,这个家里我觉得自己没什么重要性,我们相对经济悬殊大,社会资源差异很大,但是启平不在于这些,他是个很要强的人,从来不愿意开口求我(床上除外)。所以我觉得什么时候他拜托我办事很自然很理所应当了,我们的关系就真正亲密无间了。”


赵启平,市六院骨科副主任。


“没别的,就要么今晚你在上面?毕竟我弯这么久,第一次被人压在下面。”


——————————————————————————————————

谢谢捧场!客官都看到这里了真的不评论下嘛?

么么哒。


评论(15)
热度(93)

© Rain的随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