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的随记

楼诚以及衍生。
切莫装逼,虚度光阴。

【楼诚及衍生】六十五岁之后

一个略伤感的脑洞。

——————————————————————————————————

“您打算在六十五岁之后做些什么?”


谭宗明,晟煊集团总裁。


“我大概都能想到自己中年发福,老年谢顶的样子了。如果到那个时候启平还没抛弃我我就真该谢天谢地了。大约我想象的美好就是捐赠出一部分资产,剩下的钱够花就可以,等我六十五岁的时候,一定要带启平去世界看看,如果条件允许,就去他一直期待的非洲,我陪他做人道主义救援,做无国界医生。其实年龄的大小和生活的变化都不重要,毕竟还有他。”


赵启平,市六院骨科副主任。


“我大概那时候已经成为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严厉又老的主任医师了。可能会在工作岗位多待几年,想去世界各地看看,和老谭一起做点公益。我个人挺喜欢孩子的,没有一个我血缘的延续是我很遗憾的一件事情,我希望能去不那么发达的地区,做性教育普及,减少艾滋病和堕胎率。发点避孕套什么的,应该很适合我和老谭。”


凌远,第一医院院长。


“攒钱,带熏然去海边,买个小房子。早上起来晨练,中午去晒晒太阳趟水,下午和熏然一起玩儿沙子,晚上回家伴着月光搂着睡觉。我一直很喜欢海边,熏然长在北京,特别向往海,我也希望等他老了能天天吃上他最喜欢的鱼和虾,毕竟人老了,就该被宠着。”


李熏然,刑警大队副队长。


“去更多地方介绍工作经验,把自己的理念整理成册给更多人分享。和老凌找个好山好水的地方,看看书,聊聊天,学学钓鱼,试试烧烤。最好老凌能开家饭馆,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只为你下厨。”


明楼,明氏集团总裁。


“我其实已经提前进入老年期了,最近记性不好,还总是头疼,嘴越来越刁,现在真的是只吃得惯阿诚的饭菜了。湖畔旁,树林边,扎一个秋千,听阿诚给我读诗,要听法语的,比较浪漫。”


阿诚,明氏集团秘书长。


“找个利落的接班人,明台不行,但是他儿子很靠谱,现在各方面都很优秀,以后是个好苗子。能多工作几年就多工作几年,毕竟家里困难,还有个花钱大手大脚的人拖后腿。然后去巴黎学画画,请个好老师,专业学学。学完之后做艺术投资,大概是考虑办一个中国优秀油画的展览,提高油画在中国的影响力。还有多盘点儿楼,房地产现在很吃香,以后能高枕无忧。你说和我爱人啊?哦就和现在差不多吧,我就是个仆人嘛。”


蔺晨,琅琊阁少阁主。


“啊研究出来一些小蓝片,但是景琰喜欢红色,所以外面染成红色,然后嘛——造福全人类!”


萧景琰,大梁皇帝。


“啊,教导太子成才,多攻克一些城池,写写自己的一生给后人提个醒,监督自己的陵墓竣工。这些都做完了之后踏踏实实让位,然后和蔺晨回琅琊山,好好享受个几年。”


嗯,你的夫君都替你考虑好你的“享受”了。


曲和,大提琴演奏家。


“没什么想法,继续练琴,继续演出,带他多出去走走,多逛逛。帮助退役军人,呼吁他们的社会权益。”


黄志雄,退役军人。


“和曲和呆着,他期望如何度过?我陪他。”









评论(31)
热度(119)

© Rain的随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