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的随记

楼诚以及衍生。
切莫装逼,虚度光阴。

【谭赵】破镜重圆 1

挖个坑。

——————————————————————————————————

“谭总,有位姓赵的先生找您。”前台接待的小姐心花怒放的看着面前的男人,虽然对方的岁数明显不适合自己了,但是长得帅的人无论何时看起来都让人觉得舒服。


“不见,我现在很忙。”谭宗明忙手上的收购案已经整整三天没有休息了。


前台小姐不忍心看面前人一脸的失望,只好急切地说,“他说他有很重要的事情。”


“他是哪个公司派来的?”他叹了口气,有点无奈地问道。


男人不顾前台小姐的阻拦,抢过电话,缓缓的张口:“谭宗明,是我。”


“喂——谭总?”前台小姐屏息听着那边的反应,生怕因为这位冒昧的客人而把自己的饭碗丢掉。


“叫他进来。”谭宗明的声音听着很冷静,但是却也有一丝慌张。


门被推开,谭宗明抬起头,盯住那个他整整想了三年的男人。他还是一如既往的英俊,但明显苍老了许多,头发竟然有点白色,谭宗明惊讶了一下,他今年应该才刚刚三十五岁呀,怎的老得像个不惑之年的人。他从头到脚的打量面前的男人,衬衫已经很久没换了,边口甚至有点洗得起毛,看得出他生活遇到了什么大坎。皮鞋,竟然还适合自己在一起时候就穿过的,他这是被吊销行医执照了?


“你——还好吗?”虽然明知道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谭宗明还是礼貌性的问了一下。


赵启平没顾上叙旧,他像是下了很大决心,竟然直直的跪在谭宗明面前。这一举动显然惊到了谭宗明,他三步并作两步冲出书桌台,把赵启平扶起来。


“你不必这样的。我有什么能帮你的?”


“我需要钱,很多钱。而且,我可能需要很久才能还上。”赵启平不敢看谭宗明的眼睛,他低着头,谭宗明看不清楚他的情绪。


“大约多少?什么时候要?用于什么?”


“至少三百万”赵启平顿了一下,稍微修饰了一下措辞,“越快越好,给我女儿治病。”


谭宗明听到数额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就像是一场商业谈判一样,他拿起手机给管家打了一个电话,“我现在账上有多少能周转的?”


“一百个?好,你把钱打到——”谭宗明抬眼,赵启平把眼神转到另一个方向。他小声说了一句:“还是那张卡。”


“直接开个支票吧。”


赵启平站在那里有点手足无措,他想鞠个躬,却被谭宗明拦住,“没什么,能还就还,不着急。”


从始至终,谭宗明没问,他也没说。他没问这个女儿是谁的,女儿得了什么病,甚至都没有确认眼前的赵启平是不是在说谎。


当年他们二人交往时,曾经许诺彼此的“永不相疑”,在如此可笑而又可悲的一个时段上演。谭宗明想了想,“你现在在哪里工作?”


“北京儿童医院国际部,收入比较高。”


“好,我叫人把支票这两天给你送过去,晚上......?”


“抱歉,我还要陪念茗。”


“念明吗——那你有什么需要再告诉我吧。”


“钱,我一定会还,谢谢你。替茗茗谢谢你。”


赵启平已经一周没休息了,他的黑眼圈很严重,今早出发去见谭宗明之前,他还管小护士借了一点儿防晒霜,企图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糟糕。赵启平三年前和谭宗明分手之后,因为这件事情带来的影响,前后换了大约七八家医院,最后在儿童医院稳定下来。也是在儿童医院,遇见了现在的“女儿”,一个出生一周后被遗弃在杂物间的婴儿。


赵启平头脑发热,收养了这个孩子。他双亲的年龄不再适合照顾孩子,只好由他自己承担起照顾女儿的重任。他生活工作两边忙,放弃了所谓的社交,几乎日夜不离,还把她带到医院一边上班一边照顾。


而就在他好不容易熬过了婴儿最缠人的年纪之后,赵念茗被查出白血病,赵启平的生活重新回到原点。


他需要钱。他虽然有着一份体面的工作,但到底只是个有固定收入的医生,比起一般人可能生活还算富足,可要是想补上医药费这个无底大洞,他只能求助于谭宗明。赵启平刚刚付清房子的贷款,存款剩下不到十万,曲筱销应急借给他三十万,加上医院里面零零散散凑起来的钱,也不过五十万,只能勉强应付icu和第一轮手术的钱,而后面还需要多少,连赵启平这个医生也不知道。


而谭宗明,是他最不愿意见的一个人。至于原因,有太多。


——————————————————————————————————


客官都看到这里了真的不给个评论吗?也不知道自己写的这是什么鬼。

估计是个短篇。故事梗概就是:赵启平因为没钱去找谭宗明,两个人一来二去旧情复燃,然后在照顾孩子过程中赵启平发现了自己原来对谭宗明的误会和谭宗明因为自己做出的牺牲。结局就是两个人就每天干个爽。


评论(45)
热度(197)

© Rain的随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