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的随记

楼诚以及衍生。
切莫装逼,虚度光阴。

【楼诚】When it rains

题目灵感来自 @一颜难靳 的when rain is over。

祝洛洛生日快乐!努力总会睡到想睡的人呀。

——————————————————————————————————


在明楼的记忆中,有许多个下雨天。


他曾经冒着倾盆大雨,飞奔到阿诚的初中去接他放学,却失落的看到阿诚正被一群小姑娘围住,笑得开心。


他曾经在雨中出于无奈打了他大姐一个耳光,他记得大姐的谩骂,阿诚的阻劝和汪曼春身上四溢的香水味。


他曾经在瓢泼大雨中听到了战争胜利的消息,那天的雨下得太大,雨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假装不曾看见那些牺牲的人,假装不曾目睹大姐的去世。那天的雨下得太大,雷声大作捂住了他的耳朵,他假装没听到明台撕心裂肺的吼叫,他假装不知道阿诚细声的告白。


他曾经在一个下雨天的街心中央,和阿诚交换了一个迟到了三十年的吻。雨水打湿阿诚的头发,他用手搂紧他。雨水形成了屏障,他和阿诚恍若无人的诉说着全部的情愫,而当太阳一点点爬回天空中时,他又恢复了那副冷淡的样子,似乎什么都没发生。


但到底是变了。


他曾经在雨夜里和阿诚翻云覆雨。床板因为潮湿和老旧,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阿诚的胸口起起伏伏,口中时不时发出悦耳的喘息声。他看到自己身下的白浊和阿诚的逐渐混成一滩,他觉得所有的伦常在那一刻都天翻地覆。在那个晚上,他和阿诚相拥而眠,去他的伦理,我他妈要爱情。


他曾经在阴云密布的深夜,不穿大衣跑出去寻找愤懑的阿诚,他说话伤人,做事耿直,让阿诚受了委屈。两个人躲在阿诚的大衣底下,冒着毛毛雨一路小跑回公寓,雨天房间中的地板潮湿难耐,因为不舒服的睡姿,明楼记了好久。


他猛地觉得,似乎每一次下雨时分,自己都和阿诚在一起。


哦,原来不仅仅是雨天,三百六十五天,无论阴晴,无论风雨,无论雪雹。


明楼都和阿诚,在一起。


评论(8)
热度(121)

© Rain的随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