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的随记

楼诚以及衍生。
切莫装逼,虚度光阴。

【启副】枪声 1

圈冷,自割腿肉。

——————————————————————————————————

张启山是从一阵枪声里惊醒的,他快速的摸出枕头底下的手枪,又摁了摁藏在袜筒里的匕首,悄悄地往窗户口走去。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是他的副官,张启山冲他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他点点头,从窗沿下面前滚翻到张启山旁边,他从枪套里抽出手枪,向张启山点头示意。


张启山把手放在窗户上,冲副官一笑,两个人极有默契的把窗户向上推开,两把手枪不断的发出砰砰的声音。在窗下的人看不清楚子弹是从哪个方向来的,只好一步步往后退,张启山打了一个响指,副官点了点头,小跑了出去。


过了一杯茶的功夫,副官回来,双手染上了血。张启山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头。


张副官不好意思的把手背到身后,清了清嗓子,“佛爷,是陆建勋的人。”


“目的?”


张副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目的不就是来杀你?张启山又重新端起茶杯,打开盖子吹了吹,眯着眼睛等他的回答。


“刺杀您。”


“错!”张启山不耐烦的把茶杯扔在茶几上,瓷器和玻璃接触,发出了破裂的声音,“一点儿长进都没有!他们的目的是你!”


副官到没注意张启山的责骂,反而对于这个结论大吃一惊,“我?佛爷您——”


“目标如果是我,不会只派这么点兵力,他们是想引你离开我身边,单独对你下手,除掉你,我少了一个心腹,他们就少了一个心腹大患。”


“那我们?”


张启山无意识地把手指骨节弄得吱吱作响,“按兵不动。”他说完这话,又不放心一样,再三叮嘱副官,“告诉你的手下,不要打草惊蛇。”


“是。”张副官微微鞠躬。


张启山换了一个姿势,“他们若是收买你,你该如何?”


“自然是严词拒绝。”张副官转身走到一半,猛地听见这句话,赶忙回身答道。


张启山顺手抄起茶杯往地上摔,“你这一年多什么都没学会就学会油嘴滑舌!废物!”


副官不明白自己错在何处,低着头要跪,却又听见一声“站直了!”炸在耳边。


刚刚曲起的膝又挺直,他疑惑的看了看张启山,不明白错在何处。


“他们收买你,你就任他们收买,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放出去就放出去,用这些来换取他们的信任,懂了吗?”


“是,佛爷思虑周全。”


张启山觉得自己刚刚可能口气不大好,他又补充道,“现在是特殊时期,一举一动都是要命的,你跟在我身边,我尽可能保证你的安全,但你要是自己不动脑子,那就是去给人送命。知道了吗?”


“是。”


张启山叹了口气,挥挥手让张副官下去,临走的时候,张副官犹豫了一下,“佛爷早点休息。”


他没听到回答就关门了。


——————————————————————————————————

先试试水,有人喜欢的话再把后续写出来,



评论(12)
热度(85)

© Rain的随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