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的随记

楼诚以及衍生。
切莫装逼,虚度光阴。

【谭赵】破镜重圆 6

【谭赵】破镜重圆 5


赵启平一直没想明白一件事情,如今谭宗明做的这些,究竟是因为余情未了,还是只是单纯出于对他的同情,对他的补偿;他甚至觉得自己如今处在借债人的这个身份,让他根本无法开口向他的债主求爱。赵启平自认为自己是个有底线有节操的人,而恋爱这种双方必须平等对待彼此的事情,一旦有了利益牵扯,就成了一种类似于买卖的复杂关系。


赵启平很疑惑。


谭宗明更懵。


他没明白,为什么赵启平一定要来找他借钱,是不是像借此重归于好?还是真的走投无路,觉得自己会看在之前的份儿上借给他。自己如今能帮茗茗治病,赵启平日后会怎样感谢自己?难不成真签一张卖身契?那样子的赵启平,还会是自己曾经喜欢的吗?自己不在的这几年,又错过了到底多少?最重要的是,这个孩子的病,真的能靠他治好?


赵启平和谭宗明一边苦恼着情感问题,一边为手术做准备,谭宗明被告知好吃好喝好好养着,赵启平上上下下跑遍医院安排病房医生和手术时间。两个人忙得恰到好处。


两个人经常一起吃饭,其实进展到这一步,到底因为什么如何怎样旧情复燃的,已经没那么重要了。赵启平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默,谭宗明还是一如既往的细心,点到为止的暧昧和别出心裁的礼物。


最简单的物件,音乐会的门票,进口的零食,新奇的玩意儿。


谭宗明掐着表的偶遇,在医院的走廊里处处发生。


两块冰呆在一起久了,会融化成一滩水,两滩水慢慢融成一大摊水,再结成难以分开的冰。


话说男女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分分合合,乃人之常情。


尽管谭宗明觉得两个人面临的这个考验有点艰难,来得有点突然。


事情要从医闹说起。其实医闹现在并不大常见,除了特别严重的医疗事故之外,很少有病人家属没完没了的追着一个医生不放。可是偏偏赵启平遇上了一个死缠烂打的女病人家属,只是打个石膏却偏偏要住院,而且不住一个月不肯走。赵启平好脾气的解释也没用,他一生气双方不欢而散,受处罚的肯定是赵启平,可这事情却闹得更大。


赵启平在病房里看茗茗的时候,女病人家属突然追进来,她哆哆嗦嗦地问赵启平这孩子是不是捡来的。他一头雾水,自己看起来很gay吗?


那女人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一边尖叫一边跑出了病房,赵启平不得不在后面叫她安静一点。


女人一边笑,一边说:“赵医生,你不知道那个种是谁的吧?”


他皱了眉头,如此粗俗的话实在是没有教养,“您有何贵干?”


“去问问你榜上的大款吧。”


赵启平知道她指的是谁,也不生气,只说家事会自己处理。他不愿意在这个节骨眼上和谭宗明争吵,以免两败俱伤,尽管心里存了疑惑,他还是把这些风言风语当成谣言,不置一词。


而很多时候,可能恰恰因为对彼此的过分信任和过分期待,才导致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和无法名状的失落。



评论(25)
热度(130)

© Rain的随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