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的随记

楼诚以及衍生。
切莫装逼,虚度光阴。

【谭赵】纹身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撞梗删。

——————————————————————————————————

大约很多人都不知道谭宗明的黑西服白衬衫下面其实藏了许多秘密。


他有几个纹身。


肩膀上的是两个名字,谭子平和赵子明。两个名字都是谭宗明脑袋一热想出来的。这两个孩子一个是谭宗明偶然在福利院里遇见的,觉得孩子眼睛长得好看就抱回家了。赵启平医者仁心,想着干脆给孩子找个伴,就把孩子的弟弟也接出了福利院。起名的时候,谭宗明参考了一下赵启平的意见,赵启平否定了这两个名字,他说:“以后要是孩子长大了怪你当初不认真取名字怎么弄?”


“管他呢?本来就是我和你的孩子,也不能取得太直白了不是?”


在权衡了一下谭上赵和谭子平之后,赵启平勉强答应了。


这下子家里可是热闹起来,谭宗明和赵启平忙得不可开交,等到赵子明上了幼儿园之后,谭宗明迫不及待的带着赵启平去了酒吧,庆祝了一下久违的自由。当天晚上,谭宗明喝得迷迷糊糊,张口就说,“启平,我干脆去纹个身,就弄肩膀上,我要扛起来教养他们两个的责任。”


赵启平难得听谭宗明胡说八道起来,录了音,第二天给谭宗明放的时候,他居然毫不犹豫的订了个时间,还真把名字纹在了肩膀上面。赵启平挺心疼的,毕竟纹身还挺贵的,谭宗明疼不疼倒是不重要,因为好几天不能沾水不能冲凉,家里面快到期的套套全都成了废品。


浪费就是犯罪。


其实早在他们订婚的第二天早上,谭宗明就拉着赵启平去过纹身店,大义凛然的伸出一只胳膊,“纹!就纹他的名字!”纹身店老板以为两个人是砸场子的,客气的把他们轰了出去。


一来二去事情太多,两个人都忘了这个插曲。


后来还是谭子平跑回家里来,说是要把自己喜欢的女生的名字写在手上,这样能记一辈子。


两个人先是感叹了一下幸亏家庭环境没影响孩子对于女性的认知,然后紧接着想起了之前的约定,是该找个时间把名字纹在身上了。


谭宗明最终还是没让赵启平纹,他知道他怕疼,脚磕在桌子上都能嗷嗷半天,亏还是骨科医生,摔一跤就非要说什么粉碎性永久性骨折。这要是纹身,那就不是记他一辈子了,是记恨他一辈子。


赵启平三个字规规矩矩的印在谭宗明的左侧胸口,他喜欢极了。


他觉得自己仿佛就是因为胸口的这三个字,心才砰砰跳起来。


有个成语叫什么来着?怦然心动呀!




评论(12)
热度(136)

© Rain的随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