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的随记

楼诚以及衍生。
切莫装逼,虚度光阴。

【楼诚深夜60分】霸王别姬

 @楼诚深夜60分 ,主页君辛苦。

——————————————————————————————————

明楼收到来自上海法租界巡捕房探长的邀请函,邀请上海的各界权贵一起听戏。


据说这探长生性风流,而且偏偏喜欢男人,最近又喜欢上了一个二八年纪的戏子艺名安和,为了给他捧场,这才举办了这次听戏的活动。


明诚风风火火闯进明楼的办公室,却见明楼一脸淡然,“收到邀请函了?”


“是,大哥,这——”


“工作当中,要称呼我长官。”明楼抬起眼睛说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明诚愣了神,小声说了句“是,明长官。”


明楼听出明诚嘴中的委屈,伸手拍了他脑袋一下,“行了,说吧”,明楼压低了声音,“是收到了什么命令吗?”


明诚点点头,上面来了命令,要求借这次看戏的机会,除掉巡捕房的程子卿探长,这样军统培养好的人才就能接替这个位置,把法租界收在囊中。可难办的是,军统完全不考虑这次行动的难度——若是一个探长相杀就杀的话,战争还会打得如此艰难?


且不说探长的身边有不少警惕性极高的保镖,光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行刺还不被人发现,就是不可能的。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他不是心有所属吗,”明楼喝了一口咖啡,“那就让他为美人担心一回。你去戏台布置一下,好好唱出戏。”


明楼和探长在前排坐下,明诚站在明楼身边。他们两个人故意打了同样颜色纹路的领带,袖扣也是同款同色,似乎在暗示什么。


“早就听闻明楼先生身边有一位得力助手,似乎是叫阿诚先生,今日不知可否引荐给我?”探长有意无意的向阿诚那里瞟去。


明楼笑了笑,自然地伸手拦着明诚的腰,把他往身边靠了靠。其他的侍者识趣地后退了好几步。


“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这诚秘书不光把我的工作打理得井井有条,生活上他也特别会照顾人,”明楼说着,又有意无意地在明诚的身上游走了几下,“劳您惦记了,下次我一定带他去您府上好好聊天。”


虽然是提前安排好的情节,明诚却还是觉得一阵恶寒,嘴上说着,“若是程探长需要什么,尽管吩咐。”


探长没想到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明楼居然和他一个口味,端起茶杯想明楼示意,“您抬举程某了,我不过是听说阿诚先生工作能力出色,想让我的身边人也学习学习呐。”


“那是自然,阿诚调教人的功夫也是一绝。”明楼说完话自觉尴尬,连忙喝了口水掩饰失态。


探长眯了眯眼睛,微微笑了一下,“看戏,看戏。”


戏是最经典的霸王别姬,程子卿不懂戏,分不出好赖,只是看身旁的人叫好时也跟着拍手。安和扮演的是虞姬。不过一会儿,全场的人似乎都知道了程子卿的情人是他,因为每次虞姬一出场,探长就一直叫好。


唱到最后,虞姬拔剑自刎,看得许多人竟流下眼泪。突然之间,台柱子倾倒,正巧砸在虞姬身上,程子卿一下子慌了神,却又不好当众表露出来。只好压下性子。后台冲出来几个人,大约是他的徒弟,手忙脚乱把他往最近的医院送。明楼低声吩咐明诚跟上。


程子卿有些坐不住了,出了这样的事情,其他观众也躁动起来。


明楼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他率先站起身来,“今日想必大家都累了,刚刚出了一点小意外不要影响大家的情绪。改日明某做东,再请大家喝茶。”


众人告了辞,只剩下明楼和程子卿两个人。程子卿抬脚就要出门,却看见明诚一路小跑进来,“先生,程先生,安和先生现在在公济医院,医生说不知道有没有生命危险。”


程子卿变了脸色,推开明诚就要走,看了看四周却又苦于没有车。


“程探长,开我的车去医院吧,”明楼比了一个请的动作,“之前阿诚从台阶上跌落,我也是着急得不行。”


程子卿卸下最后一层防备,坐上了明楼的车。


第二天的申报头条新闻是:上海法租界程探长遭遇车祸不幸身亡。


——————————————————————————————————

也不知道写的什么玩意儿,就是挺喜欢这个脑洞的2333

谢谢观看~


评论(5)
热度(56)

© Rain的随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