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的随记

楼诚以及衍生。
切莫装逼,虚度光阴。

【谭赵】啥?你是黑帮老大!(2)

上篇


还好谭宗明和赵启平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两个人不慌不忙的握个手,交换一下名片,喝喝酒打打岔。


只是他们俩心中的波荡,都在散局之后久久不能平息。


谭宗明是蒙的。自己前几天搭手救的年轻人,看起来是个斯斯文文老老实实的普通医生,居然还存了这些想法。而且,自己丝毫没有察觉这个人背景复杂,疑虑颇多。


想到这里,谭宗明为自己的安全意识捏了把冷汗。得亏这不是敌人,不然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比起谭宗明的多思,赵启平的想法居然显得简单起来。


“我天呢那人居然是老大,我没得罪他吧!”


“当时也没说要个微信什么的!”


“是不是应该抱大腿啊!刚刚表现的太冷漠了吧?”


赵启平在三天之后听说之前把自己打了一顿的那些人,都基本上身残志也残了;哭天喊地的说他们不是背后黑手。


谭宗明也没再追究,日子一天天过去,倒显得格外的风平浪静。


赵启平一如既往的上班下班,周末去酒吧调酒;谭宗明忙着处理手头的收购合并合同,还要兼顾生意场上的大小应酬。两个人忙得不亦乐乎。


直到谭宗明被车撞了,被自行车撞了。


没失忆,没大出血,就是把脚轧伤了,脚面被自行车轧出了漂亮的红线。谭宗明没放在心上,刀枪不入的他,会把区区自行车放在眼里?


最终谭宗明被他身边的助理安迪扭送到了医院,可这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医保没有身份证。他转头要回晟煊的时候,恰巧碰上了查房的赵启平。赵启平见到他,客客气气叫了声“谭总”转身就要进去,被他一把拉住。


赵启平有点紧张,他怕是事情败露,谭宗明来帮他潜逃的。


刚要张嘴,谭宗明就把他拉进了办公室,还反锁了门,“赵医生,麻烦你。”


“什么品种?”


“啊?”


“杜冷丁现在管的严,大概弄不到,其他的都没问题。”


“我脚扭伤了。”


“你脚扭伤了?”


赵启平忍着要笑,低头去拿工具,这才发现这间办公室宽敞明亮,和自己那间迥然不同。


书桌上摆的不是日漫和骨科三百问,而是“2016年工作计划”“2015财政收支情况”“2015年终总结演讲稿”。


赵启平凭借着被北京市理科状元的逻辑性,推断出这是院长办公室。


而想到这里,已经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还能听到凌远“熏然,那我回家前去买鱼”的声音。


赵启平冷汗涔涔,说时迟那时快,谭宗明一个箭步上去把赵启平压在身下,嘴牢牢地亲上。


凌远一推门大惊,两个人迅速地分开,低下头,“对不起——我们一时没忍住。”


凌远摆摆手,“是我误了你们的好事,我该先去抽支烟再来的。”


好歹混过去了。


送谭宗明出医院之后,赵启平迅速冲到洗手间,拿凉水猛地洗脸。


自己——怎么就有了冲动呢——


谭宗明之后邀请赵启平一起吃饭,都被他拒绝了。赵启平想着自己要是远离谭宗明个几天,自然而然的就不会有奇怪的想法了。


赵启平是个很开放的人,唯独在感情这件事情上,钻牛角尖。在遇见谭宗明以前,不要说是男性,就连女性,也几乎没有能让他喜欢的。


他小学同桌是班长,长得漂亮学习也好。毕业的时候,当着他的面唱了一首老鼠爱大米。他等了大概十分钟,说了句难听然后扬长而去。小学同学至今没有联系。


他初中隔壁班的班花暗恋他,天天写情书,送盒饭。他一封不看,一口不吃,别人问他为什么,他说太笨。那女孩被气得哭了好久,隔壁班的男生堵在门口不许他出门,他被摁在地上打了一顿,几个平时的好哥们劝他道个歉,他还是说,我只和聪明人做朋友。那几个劝他的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哭自己认识个如此倔强的朋友,笑自己是朋友口中的聪明人。


他初中直升高中,几乎所有女生都听说了他的传奇,他倒是踏踏实实过了几年。可是等到了医学院,性别比例失调,男生成了班里的大熊猫,他又是长得最帅的,自然是走到哪里都有人喜欢。他虽然还是谨慎而固执,却不在出口伤人,学会了婉言拒绝。


就这样一直单身到现在。


他脑海中的理想型,大概是披着长发,穿着白衬衫百褶裙和黑皮鞋的女孩儿;怎么成了穿着白衬衫休闲裤运动鞋的中年男子了?


赵启平默默的想,一定哪里不对。




评论(10)
热度(175)

© Rain的随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