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的随记

楼诚以及衍生。
切莫装逼,虚度光阴。

【楼诚深夜60分】极夜

cp为谭赵。


从结婚开始,赵启平就一直念叨要去看企鹅。


可是谭宗明怕冷。


结婚了三年,谭宗明依旧没有同意和赵启平一起去南极的这个计划,直到赵启平因为医闹被人砍了四五刀,在手术室里抢救了三个小时才勉强捡回一条性命。


谭宗明害怕了。生命太他妈脆弱,脆弱到无论你多么珍惜爱护一个人,一群是非不分的歹人可以拎着菜刀把他砍个遍体鳞伤。赵启平在医院休息了足足三个月。


他们登上了去南极的轮船。


一路越来越冷,冰越来越多,偌大的船笨拙地向前移,赵启平穿着厚厚的绒衣,坐在窗户前面。


谭宗明随意的伸手去撩他的衣服,却被躲开了。


因为上次的事情,他的后背上多了一道怎么也去不掉的疤痕,长长的扭在后腰上。疤痕长出了嫩肉,却像是一条凸起的虫子在身上。自那时候起,赵启平就很抗拒谭宗明的一切抚摸。


连做爱都变得中规中矩。


谭宗明叹了口气,他不敢逼赵启平,怕他一下子想不开抑郁,他只是想通过自己的行为告诉赵启平他不介意他身体上的小瑕疵,可好像有些适得其反了。


他们终于进了南极圈,能零星地看到企鹅。


在众多的企鹅里,有两只企鹅的肚皮下都藏着刚出生的小企鹅宝宝,两个雄性企鹅并排往前走。


赵启平笑了一下,谭宗明没看见,但显然对于突然离自己特别近还不停的往自己身上蹭的赵启平很不适应。


向导说,他们来的时间好,正好赶上极夜。


一整天的黑天,谭宗明不肯放过这个好机会,准备和赵启平“一天七次”。


可惜愿望落空了。赵启平扭捏了半天才答应和谭宗明一起洗澡,洗完澡又不肯光着身子出来,非要包浴巾。为了遮住伤口,还把浴巾裹在了上身,不该看到的一览无余。这下子换谭宗明心急吃不到热豆腐,好说歹说骗到了床上,却又听见门外狂风大作,紧急警报拉起,警告所有游客不准外出。


外面还是黑乎乎的一片,可这刺耳的警报却是彻底搅乱了继续下去的兴致。谭宗明只好套上白t恤,躲在被窝里和赵启平看电视。南极能收到的电视节目少得可怜,不知道哪个台在放一部法语片子。


谭宗明想起来最早见赵启平的时候。晟煊旗下的一个分公司和曲筱绡的公司谈生意的时候,有个高管是法国人,为了显得周到,曲筱绡拖来了半吊子法语的赵启平,给他做翻译。那个高管也没怎么难为赵启平,说的都是基本的东西。可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谭宗明“微服私访”偏偏去了那家公司的那场会议,他问了高管许多更深层次的问题,笑着等赵启平翻译。


不过两句事情就败露,他也不恼,转而开口直接说起了法语,叫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两个人从此认识,相熟。那时候赵启平还算是曲筱绡的追求对象,谭宗明还属于安迪的备胎;如今安迪结婚,曲筱绡出柜,想起来这些也都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


思绪跳转回电视,不过是无聊的爱情电影。


赵启平却看得津津有味,他开口问,“老谭,你说——我们能一直走下去吗?”


谭宗明被突如其来的深刻哲学问题问了个懵,但还是开口说道,“你看,外面是极夜,黑暗长久不退去;可总有极昼的时候,那时候便一直有光明。”


“前路是光明的吧——”


“一定会是。”



——————————————————————————————————

复建。一直没有更新因为滑雪比赛的时候扭到了膝盖,从一处走到另一处要花更多的时间,所以效率显著的低了下去。并没有大碍了。

 @楼诚深夜60分 ,辛苦。



评论(13)
热度(111)

© Rain的随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