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的随记

楼诚以及衍生。
切莫装逼,虚度光阴。

【楼诚深夜60分】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赵启平在偌大的双人床上辗转反侧,十一月份的上海已经有了寒意,他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逼着自己抱自己取暖。


他很快去见了周公。


梦里他见到了和他还在冷战的爱人谭宗明。想起来前几晚两个人还同床共枕的时候,赵启平话也不说就径直把自己的双脚直接塞进他的肚子。谭宗明浑身打了个冷颤,却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启平,我给你拿个暖宝宝?“对方没说话,又使劲蹬了一脚,谭宗明感觉到自己肚子上的赘肉跟着晃了晃。


谭宗明没说话,第二天给家里安了地暖,赵启平被热的够呛,只穿了一件白t恤光着脚在地上踩来踩去,谭宗明看着两条精瘦有力的大腿在面前走来走去。为了解馋,晚上他们吃的火锅,谭宗明好不容易夹起来的肥肠被赵启平一筷子夹走,沾着蒜蓉酱,放在嘴边却又不肯吃下去,等着谭宗明来抢。两个人就这蒜味交换了一个吻,火锅的热气把他们的眼眶蒸湿。


这个吻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被谭宗明拽上床前,赵启平还坚持涮了一筷子肥牛。


周公是个纯洁的神仙,在马上要回忆到不可描述的时候,很准时的叫醒了赵启平,他有点失落的看看枕边,抬头看了一眼表,才三点多。迷迷糊糊看了看朋友圈,这个护士又去喝下午茶,这个医生又去参加婚礼,这个主任又在出国旅游,整个朋友圈一副其乐融融。他点开谭宗明的头像,是他和谭宗明养的一只叫凯凯的猫趴在他腿上睡觉的照片,失落的看着依旧空空如也的对话框。


接着睡吧。


他半梦半醒之间觉得自己看见了谭宗明穿着一身西装走进房间,大脑挣扎着要看清楚是谁,可眼睛不听指令,在他对焦之前合上。他想起来昨天参加的一场婚礼,是他的上司凌远和警官李熏然的婚礼,医警不分家,他们两个还真成家了。虽然和谭宗明闹别扭,但大喜的日子,他克制住内心的不情愿,牵着谭宗明的手,向新人贺喜。李熏然在抛花束的时候,故意砸在他的头上,凌远插嘴,“你们俩什么时候办喜事?”


他刚想说八字还没一撇呢,身边的人就已经替他回答,“我不在乎的,看启平。”赵启平觉得自己内心的弹幕吐槽被自动打开,居然还管自己叫“启平”,真肉麻。


谭宗明这话是没说错,好几次谭宗明差一点就打开戒指盒了,却被他一把摁住,说自己还没准备好。这一眨眼从他们大学认识到现在功成名就,已经十个年头,他奔三的年纪,却还没着急去领个红本。也没什么客观原因,两边的家长已经默许了这桩婚事,谭宗明甚至在一次不大不小的收购会上公开带了他参加,一路上和这个打招呼和这个寒暄。


二十出头的时候他说太穷,二十有五的时候他说不稳定,到了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他是被一桩电话吵醒的,却惊讶地发现谭宗明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在了自己身边。他揉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等谭宗明挂了电话之后,开口叫了一句,“老谭?”


谭宗明转身看过去,“嗯——我就是想——你看着天挺冷的,两个人睡可能会暖和一点。”


赵启平撩起来被子的另外一边,算是同意了。谭宗明飞快地钻进被子里,他穿了一件纯棉的家居服,赵启平昨晚懒得换衣服,只脱了裤子还留着白衬衫没换。


谭宗明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戒指来,问,“要给你暖暖手么?”


赵启平笑笑,“哝,手里藏得什么好东西?”


谭宗明被弄的没了办法,展开了手心,一枚银戒指赫然在目。


“你个金融大鳄,不送给我南非之星就算了,好歹弄个金戒指装装大款吧,这是哪个街角小店买的?”赵启平拿起来戒指,反复端详。


“我的父亲是被我爷爷收养的。这个戒指,是我的爷爷送给他爱人的。”


赵启平敛了笑意,“我——不知道。”


“没事。我就想可能我每次都少了点诚意。”


赵启平等着谭宗明把戒指戴在他手上,他笑笑说,“真巧,你爷爷的爱人和我的手指,粗细一样。”


“可不是,我眼光真随我爷爷。”


“你大爷!”


“我爸是独生子。”





评论(17)
热度(262)

© Rain的随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