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的随记

楼诚以及衍生。
切莫装逼,虚度光阴。

【楼诚深夜60分】祭

cp为凌李,狗血,happy ending

——————————————————————————————————

按照习俗,头七这一天是亡者返家的日子,所以李熏然应该回家看看。


按照习俗,凌远做好了一桌子饭菜,还折了一个纸梯子放在家门口。


凌远没敢在客厅里呆着,据说若是看见了魂魄,它就不能再转世投胎了。医院的家属楼一片寂静,大家这几天都心照不宣的低头走路,就连上了年纪的退休干部,这几天也停了晚上的交谊舞。


李熏然在反恐行动中遇到爆炸,失踪了。


其实说好听一点是失踪,说难听一点就是炸得认不出来了,所以无法辨认,只能说是失踪。


李熏然是家中独子,父母虽然知道这行业的危险,却万万没有想到这种小几率的事件会发生在自己家孩子身上。李局长很固执,见不到尸体就拒绝办葬礼,把送来的挽联全都退回去。


凌远表面上看起来很冷静,冷静得有点可怕。他去警局领走了李熏然办公桌上东西,领走了奖章,正在办死亡证明。旁人都说医生果然见惯了生死,竟然都麻木了。


与其说是不悲伤,不如说凌远至今也不相信这件事情。他只是一味机械地工作,却又时常失神,文件上面签的全是李熏然的名字;被副院长逼着休假在家,整个房子全都是李熏然的影子,他辗转反侧竟然觉得恶心。


到了晚上实在扛不住,只好跑去旁边睡酒店。


可是枕边终究是空荡荡的。


在书房,他深呼一口气,拿起纸笔——


“熏然,

这次可能真的等不到你了。

我大概会努力活着,尽管这很难,没有你真的很难。

...”


凌远写了两笔听见了敲门声,他以为是李熏然的父母,以为是找到了尸体,赶紧打开门,却是愣了一下。


整栋楼恐怕都能听到这撕心裂肺的哭声。


他接到电话说李熏然下落不明的时候没哭,

他去警局收拾东西领到奖金的时候没落泪,

他收到李熏然昔日队友一句节哀顺变没哭,

他去李熏然父母家拿户口本办死亡证明的时候没哭,

而如今他的爱人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冲他笑着,他却哭得像个孩子。


恢复理智之后,李熏然的父母也已经赶来,一家人抱头痛哭,似乎要把一辈子的话都说完。


爆炸时李熏然躲得及时,可却被其中的两个残留的恐怖分子带走,本来想把他做人质,却不想半路两个人因为分赃不均而大打出手。他趁机逃了出来,连着走了一晚上才见到一户人家,又因为体力透支昏了过去。


在医院失去意识了三天,今天早上刚刚转醒。


马不停蹄的出院,连电话都没空去打,一心只想着赶回家。


凌远表面一言不发,内心却是不知道什么滋味。他从未见过李熏然的父亲如此激动,又怕大喜大悲心脏承受不住,不停地劝他缓一缓缓一缓。


其实需要缓一缓的,心脏感觉被人捏了一下似的,是他。


李熏然有说不完的话,而凌远却只不停地和他说“回来就好。”


凌远害怕这不是真的,一个劲儿的把李熏然往怀里搂,看得李熏然的母亲偷笑。


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早晨楼下又有耍剑的大爷,晨跑的年轻医生,有说有笑的孩子,大家都心知肚明李熏然的平安归来。


——————————————————————————————————

 @楼诚深夜60分 ,辛苦啦。

评论(22)
热度(223)

© Rain的随记 | Powered by LOFTER